位置: 主页 > M和生活 >柚子甜专栏|怦然心动的新年整理术:为你的心,腾出空间 >
  • 柚子甜专栏|怦然心动的新年整理术:为你的心,腾出空间

    2020-07-17

    新的一年,你断、捨、离了吗?Netflix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最近掀起热潮,你的房间里也堆满了不晓得该不该丢的东西吗?有时候断捨离,更能让我们有能力清出「空间」,让生活与心灵更乾净与纯粹。

    这阵子 Netflix 掀起一波《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热潮,涂鸦墙上,滑几下就可以看见麻里惠那张白皙温柔的笑脸,我一边翻阅着,一边在心里愉快地想:「啊,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又回来了!」

    其实「整理魔法」的议题一直都没有消退过,任何人只要有「断捨离」、「从整理房间开始整顿人生」的念头,《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都是首屈一指的圣经。多年前我看完原着,深深受到「整顿物品=照见自己」的想法洗礼,连夜动工整顿衣物、书籍,大袋大袋的旧物清出,连搬家丢掉的东西都还没这回多。最后所有东西剩下 1/3,房间随时有人来都不会害臊,往后随时整理、随时断捨离、随时控管进入我空间的物品,少物生活主义持续到现在。(推荐阅读:Netflix《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断捨离,留下让你心动之物)

    我都笑称,自己是麻里惠的忠实信徒,因为《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把我从念旧又优柔寡断的杂物堆中拯救出来。

    柚子甜专栏|怦然心动的新年整理术:为你的心,腾出空间
    图片|《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剧照

    身心灵思想相信,空间会反映一个人的能量。一个人的房间如果塞满了各种不捨、混乱与该丢不丢的东西,其实都是在耗损个人的能量在承担;而每天见到这些东西,也会无意识暗示空间的主人:这就是你的人生。

    想要新的一年人生焕然一新,整理魔法来得是时候,旧曆年大扫除,就是一个面对旧物、旧回忆、旧日时光的好机会。我非常鼓励大家把《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整本阅读,而在这篇文章里,我也分享一种自己曾经「捨不得」的旧杂物,以及我从这段「不捨」中,看见了什幺样的脆弱。

    也许你没有跟我一样的东西,但每个人的空间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捨不得」──拾起那份不捨,梳理它的过去,检视它对你现在的意义,也许,你也能为「心」腾出更多空间。

    「捨不得」的旧杂物:幼时玩伴的手写信,看见寂寞的自己

    我自小是个非常爱写信的小孩,还记得不到十岁的时候,只要认识喜欢的朋友,就会跟他要电话地址,然后一天到晚打给他、写长长的信讲心里话。信寄出后,三天两头打电话问对方收到了没,追着对方回信。对方不回,我也会傻愣愣地继续写,现在想想,对方其实是不想回吧,觉得我跟你很熟吗?但我却一厢情愿地猜他是没有邮票,还偷撕了爸妈买的纪念邮票随信附上(原来焦虑型依恋从小就能略见端倪⋯⋯)

    国中的时候,跟每天见面的朋友也会写信,折成複杂的几何图形,到对方教室当面交给对方;上课也会跟同班同学传纸条,重点不是写了什幺,而是背着老师偷塞秘密的快感。而这些大量的字纸笔迹,很多年以后我还留着,甚至搬家时跟着我,一路住到新家的柜子上。

    我捨不得丢,一开始是盼着长大后,某天能随手抽一张纸条,看着上面稚拙的笔迹,就能缅怀以前的友谊。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在施行「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时,我将大量大量的信件腾出,先被灰尘、尘螨呛了一鼻子,连打了几个喷嚏。「缅怀旧日时光」,有吗?这些废纸我到底多久没拿出来了?或从头到尾只是「自以为会」而已?我将纸条摊开,逐张逐张审视,一开始虽然有「哎呀,那时候还有这样的事啊!」的惊讶感,但继续看下去,隐隐约约心头却开始觉得烦闷。

    我看见写这些字条的我,背后其实非常寂寞。即使对方的信回得很随便,我也可以欢天喜地继续写,觉得这样来来回回,就能证明自己「被爱」,只是这个爱不是「爱情」,而是「友情」。我留着这些东西到成年,以为证明了「友谊」,以为保住了「回忆」,实际上这些东西我长年没动,不只是没时间看,或许也是因为潜意识里,我不想再碰触那个「讨爱的自己」。(推荐阅读:每个人都有被爱的资格)

    小时候,我想拼命用写信的形式来证明友情;长大后,我拼命要伴侣说爱我、带我出去玩、帮我过节来证明爱情。即使对方已经觉得反感,我却选择视而不见,因为我实在太怕寂寞,寂寞到只要有个假象都能接受。

    我意识到自己的模式之后,就真心对这些旧字纸说谢谢,就像《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说的──丢弃不是否认他的存在意义,而是谢谢他们也曾经陪你走过一段时光。我对这些苍白岁月写下的字迹表达感谢,也对寂寞的自己说再见,然后,整叠打包送去废纸回收,一张也不留。

    断捨离那些字纸至今近五年,虽然偶尔会想起,但我从来没有一刻后悔过。而在那之后,只要有不捨的物品,我就先问问自己「为什幺」?如果没有「怦然心动」,我为什幺要让它占据我的空间?在一次次的对话中,我也反覆地照见自己「对失去的恐惧」、「对往日光荣的依恋」、「无法摆脱的人情压力」。

    每一次看见,我都意识到自己是有选择权的。我会对自己柔声说:「谢谢你,但我不需要这样的能量。」接着对物品说:「谢谢你进入我的生命,现在我送你去该去的地方。」然后将东西该打包的打包,该送走的送走,更多的,是让它们捨得进入垃圾袋。

    愿你新年有个崭新的空间和自己。(推荐阅读:年末抽牌,你最该断捨离的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