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E嘉生活 >爱戴领袖,就要爱戴领袖徽章 >
  • 爱戴领袖,就要爱戴领袖徽章

    2020-07-23

    爱戴领袖,就要爱戴领袖徽章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描绘一个国家,勾勒这个国家的社会面貌,最难的是民众的日常生活,而非历史、军事、经济等教科书记载的事项。打开历史教科书,政治体制、经济状况、军事成就等,即使背得滚瓜烂熟,各个地区、各个时代的人民过着什幺样的生活,如何食衣住行,仍模模糊糊,没有概念。近读《非军事区之北——北韩社会与人民的日常生活》,费时甚久,主要倒不是书厚字多,而是书中所写,并不常在新闻报导出现,面对陌生的资讯领域,阅读速度难免趋缓。

    一如书名副题,此书以「日常生活」为关键词,写北韩社会的日常小事物与细微现象。写任何国度社会,都有丰富的素材可以发挥,北韩却特别难,难过同样独裁专制的苏联、中国等共党国家。

    《非军事区之北》叙述北韩人民的娱乐时尚、交通、饮食、婚姻感情等日常生活面貌。但其实这些篇幅占全书不到三分之一,主要内容仍以政治面向为主。毕竟无法避谈政治。北韩政治力渗透到社会、家庭每个角落,影响北韩人民的身心灵。在严格控管之下,任何作者想要描述北韩民众生活,以及他们内心真实想法,并不容易。资料仅来自真假莫辨的新闻报导,有限的文献资料,脱北者口述,以及北韩偶游,走马看花的所见所闻。

    北韩是个充分闭锁的神秘国度,资讯对内对外封锁,假设在当地住一段时间,而非仅仅到此一游,是否便能深入观察,用心探访,以取得写作需要的资讯材料?

    不能。

    来自苏联的作者安德烈.兰科夫,1984年在平壤待过一年,但写作时所採用的资讯来源与其他北韩观察家大同小异,原因是1960年代到1990初期,外国居民与北韩当地民众几无互动,即使外国人来自与北韩友好的苏联与中国。因此他在北韩那一年,外国人在北韩受到孤立,一举一动被监控。

    当时风声紧到什幺状况?外国人需要一位北韩监控者,且取得特殊许可证,才可进入大多数公共场所,包括电影院和多数博物馆。最严峻的是在1970年代,一有老外靠近问话,北韩民众便一言不发,快闪。1980年代稍为改善,但对话只能蜻蜓点水,说些今天天气如何之类无关痛痒的话题,浮泛而短暂,毫无深度。

    安德烈.兰科夫以自己外国人身分所遭受的限制为例,说明北韩当局所设的层层关卡——外国人不得离开城市,禁止前往北韩大部分地区;不得使用大学图书馆,参考书目由官员挑选。(连外交人员也受监控。家里女佣裙子里不时传出奇怪声响——旧式窃听器故障。)因此寄望他能田野调查、民意访谈,是不可能的任务。

    安德烈.兰科夫在北韩居住一年,虽然不长,虽然行动受限,仍比一般不曾踏上北韩国土,在书房分析这个极权国家的学者,占了些许优势。他亲眼所见,对照之前透过资料所得印象,有所不合则重新对焦观察。1984年9月,安德烈.兰科夫从列宁格勒来到平壤,在金日成综合大学当了一年的交换学生。初到时,并未见到以为会出现的恐怖或压迫的画面,上班的上班,散步的散步,聊天的聊天。表面平和背后是政治气氛的肃杀,以及层层限制,世人看来觉得可笑的规定。

    外人视为可笑的事,在北韩可能是可歌可泣的举动。整个北韩社会摆脱不了政治的辐射,领袖崇拜的产物多不胜数。例如巨大的宣传口号字样漆在山壁上,刻在山岩上。又如金日成徽章。为迎接领导人金日成60大寿,1970年11月官方开始大量製作徽章,金日成生日当天,全国民众人胸一章。此后规定,男孩女孩凡满十二岁后出门必须佩戴。金日成徽章形状大致有二十种款式,每个款式显示佩戴者的身分地位,金氏父子红旗前合照款是最高层官员所戴。(后来态度渐鬆。大约2004年后政府允许北韩人不戴。)

    是这样的国家,因此作者笔下北韩人的民生娱乐,脱不了政治暗影。北韩人民娱乐选择少,教条多,歌曲里总有歌颂领袖的成分。电影亦然。经济实惠的电影成为北韩民众主要娱乐形式,作者引述1987年官方资料并参考脱北者说法,每个北韩人每年平均上电影院约20次,而南韩不过2.3次。儘管在北韩上映的电影充满政治讯息,但民众观影懂得过滤,注意力集中于革命情怀之外的剧情,他们对好电影的评价是:「里头没有什幺思想教化,特别有意思。」

    北韩金氏政权接收且发扬光大了共产制度最坏的部分。早被苏联扬弃的史达林主义,在北韩借尸还魂。当苏联、中国这些共党老大哥转型开放,北韩还是闭锁的铁板一块。《非军事区之北》作者对此着墨特多。书出版于2007年,金日成父子领导之下的北韩,不包括现今的金正恩时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