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L和生活 >许毓仁:政府,拜託不要每看到新创都见一个打一个 >
  • 许毓仁:政府,拜託不要每看到新创都见一个打一个

    2020-08-06

    许毓仁:政府,拜託不要每看到新创都见一个打一个

    数位网路发展,让一切都改变了。分享经济、大数据、电子商业、Fintech 的出现改变了我们对于商品、财产的各种认知。

    数位浪潮兴起后,一个国家要用什幺管制方式管理企业与民众?我们必须自主思考,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我们想看见的台湾是什幺样子的。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在颠覆时代,企业与政府在这个充满数字与数据的年代,必须做出改变与再造。

    许毓仁:「台湾每迸出一个新创产业,政府就见一个打一个。」

    请各位回放一下大脑,不久前,政府才决议要停止 Uber 在台服务。(详细请点此→「台湾,我们再见!」Uber 今起停止服务,共享经济终究敌不过陈旧法规限制)许多人认为,这是政府对于新经济的扼杀行为。同为分享经济的 Airbnb 同样在各地也得面临特殊条款或条例。新经济在台湾,可以说是备受排挤的,然而当国际都已经接轨、集中火力发展数位经济时,我们却已经落后了一大步。

    数位经济基本法,也许可以成为解救台湾现况的一帖新药。根据立委许毓仁的说法,这份草案是参考英国「Digital economy bill」赋予新经济明确规範所研发出的白皮书。同时,行政小组也希望数位经济未来能够有「专属部会」,让部门与部门之间可以享有资源共享、沟通顺畅的讨论平台。

    所以我说那个草案呢?

    接下来,带各位看看目前研拟出的计画草案究竟长什幺样子。以下只条列重点条文:

    条文说明第三条  本法用词,定义如下:

    一、监管沙盒:指数为经济产业的于安全之数位经实验环境,以科技发展数位经济服务或商品,强化数位经济之可及性、实用性及品质。

    二、平台经济:只以网路媒合平台为媒介,透过资讯分享服务,于公开平台媒合由分享者提供空间、货物、服务或数位内容与使用者暂时性使用之交易,得以营利或非营利之商业模式进行。

    三、网路媒合平台:指提供煤价使用者与分享者签订共享空间、货物、服务或数位内容之契约,而设立之网站或数位应用程式。

    四、平台营运商:指营运、维护、管理网路媒合平台者。

    五、平台用户:指网路媒合平台之使用者或分享者。

    六、使用者:指使用网路媒合平台已获得空间、货物、服务握数位内容之自然人或法人。

    七、分享者:指使用网路媒合平台以销售空间、货物、服务或数位内容给使用者之自然人或法人。

     本法第三条第一款定义之监管沙盒,仅适用于提供非金融相关服务之业者适用,不同于「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草案」设定之监管沙盒机制。第六条   政府于推行数位化政策,应遵守下列事项:

    一、提升上网普及率及加强网路频宽建设,每年提出网路普及率进展报告

    二、加强有关网际网路及数位经济对国家经济影响之研究,每年发布数位经济白皮书。

    三、协助中小企业发展数位经济。本法第六条条文目的只在规範主管机关推行数位经济发展进程之原则。第九条  政府应建立数位资讯保存系统机制,永续保存数位资讯本法第九条规定政府应协助数位资料保存,强调资讯保留之「永续性」,使数位资料亦能如同纸本永久馆藏。博雅青年讲堂创办人叶佰苍:「数位经济基本法必须要有弹性,让所有新创可以自由发挥。」

    会场中也有许多专家学者提出建言,创办博雅青年、且任职新公民议会的叶佰苍辩说到,希望数位基本法可以涵盖数位经济的所有层次,包括电子商务、大数据以及物联网。

    「法规应该要让新的模式有更多的规範,但同时也要注意不可以扼杀了新经济的可能性。」目前草案内容是参照英国对于新经济的相关法案,成为目前非常新颖的一项举措。政府,应该试着消除游走于法规灰色地带的不良商家──叶佰苍认为,这是政府单位当前的首要之务。

    「中国之前有一个叫做『暂行办法』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让法规跟着市场随时 update,就目前的利益得失进行分析,并拟成一个规定。」

    「在立法时,我们应该要想好未来的数位经济会是跨国移动的状态」叶佰沧这幺说,「因此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资料库,目前台湾都是用国外的伺服器,这样是不会有长久发展的。我们应该要让台湾有一份资料库、就可以自由、妥善地作运用。」

    的确,在数位经济的市场中,台湾常因资讯、技术的差异落后他国许多。DMA 台北市数位行销经营协会秘书长卢谕纬也对叶佰沧的观点非常赞同。

    「本地的数据,应该还给本地。」因为台湾一直没有自己的资料库,始终无法自食其力。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税!许多外商在台湾不容易被课税,也许你们行政机关要思考遗下,如何用更公平的税制保护本地业者。

    相信税的问题,是所有外商、本地商、数位经济业者都十分在意的事。当日财政部吕主任也对这点进行回应:「随着电子商务的兴盛,财政部当然也会因应时势做出法规调整。去年 12 月 28 的修正案,其中就有五项法条涉及电商。」

    「我们通过一项最新的法案,今年 5 月 1 号起,外商有义务到线上平台进行登记。届时,营业总额高的公司,有义务付出与台湾本地商同样的税务。」 相信这对大部分的台湾本地商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但这件事会不会造成反效果也不可知 ── 外商较不愿意在台投资,导致资金外移?

    数位经济基本法谈的不只是产业,而是整个社会对于科技的热情与渴望

    立委蒋万安同样支持数位经济基本法。「当然,基本法只是开始,未来如果要落实会需要一点时间。除了产业之外,我们想要的是提升整体的网路普及率,并加强所有的数位建设。」

    草案第六条当中,有提到政府会每年发布数位经济白皮书。「这是最重要的,让民众知道我们在做什幺、已经做了什幺、该怎幺做、以及我们做多少了。」蒋万安这幺说,他认为更重要的是数位时代质量的提升。

    「你想想看,其实很多年长者会使用 Line,但他们懂网路吗?他们不懂!因此数位教育也同样需要加强,让每个人实际掌握或操作的能力都提升。」

    除了从业者,消费者该如何是好呢?

    数位行销协会秘书长卢谕纬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政府会如何保障消费者权益?」

    数位经济虽然带来便利,但也容易被有心人士利用。例如现在的电商产业常会推出不实的「见证广告」(也就是叶佩雯)。这些不实商人散布于各类平台,政府根本很难一一追蹤;但换个角度想,虽然这种对价行为的确需要被管理,但政府同样不能绑死,扼杀现在当红的网红经济。

    立委许毓仁对此做出回应:「关于这部分,我们应该只会先以业者自律的方式处理。」关于这种创新带来的破坏,政府当前的确也很难解决。

    对于这份「数位经济基本法」草案,你怎幺看?

    基本上,我们可以认定数位经济是个无法抵挡的浪潮趋势了。

    这份草案,只是基本法而不是作用法,因此不太有限制的部分。这只是一个大纲、一个统领;一个原则性的规範。要如何操作实施,还要看各部会与机关的认定。

    这只是第一场公听会,未来还会有更多相关讨论。数位经济将在台湾如何发展,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

    新经济引爆新政治改革需求,许毓仁:面对数位经济改革,罚款是最懒惰的做法
    懂湾湾:台湾政府反对 Uber 的态度,其实是逃避数位经济趋势的鸵鸟心态
    不懂变通只看成本、KPI 的老闆,注定被数位经济时代淘汰

     


    上一篇: 下一篇: